您的位置: 主页 > 在北极圈探访圣诞老人的故乡
织梦58广告位

在北极圈探访圣诞老人的故乡

作者:庄于真

第一次到罗瓦涅米是在夏天,有着漫长的白天和舒适的温度,一点不像人们印象中的北极圈。于是,5个月后,我再一次拜访这里,终于体验到了什么叫做“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”。

罗瓦涅米是芬兰拉普兰省的省会,也是全世界唯一设立在北极圈的省会级城市。许多人会说:这么北部的地方,当然应该夏天去!大错特错,罗瓦涅米的夏天可是连难民都嫌弃的。2015年,大批芬兰北部的穆斯林难民要求返回旧地,理由是“太无聊”“白天太长,迫使穆斯林在斋月里全天把斋”,闹得罗瓦涅米人哭笑不得。

罗瓦涅米的冬天虽然寒冷,但两样东西足以让人心甘情愿待在零下20摄氏度的寒风中——极光与圣诞老人。北极圈的极光自不必说,这里还是联合国唯一认可的圣诞老人故乡,圣诞村的游客络绎不绝。

所以,要来罗瓦涅米就得趁着冰天雪地,才能看到最浪漫的北极圈风光,过一个最正宗的圣诞节。

20140507091713_pictures_68841

 

每一天都像大派对

上世纪50年代,郭沫若访问芬兰,写下了这样的诗句:信是千湖国,港湾分外多,森林峰岭立,岛屿似星罗。对于许多中国人而言,芬兰就是一个遥远的千湖之国。事实上,两国的距离并不像想象中那么远:地理上,只隔着一个俄罗斯,从北京直飞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只要8小时;情感上,芬兰是最早承认新中国的西方国家之一,也是唯一不经谈判便与新中国建交的国家。

从赫尔辛基到罗瓦涅米有飞机和火车两种交通工具,各有千秋。坐飞机,可以俯瞰罗瓦涅米整座城市。二战时罗瓦涅米遭到严重毁坏,后来由芬兰著名建筑大师阿尔托规划重建,据说他是根据罗瓦涅米当地驯鹿的形状来设计整座城市的。我选择的交通工具是过夜列车,芬兰人给这趟车起了个很美的名字——极地之光。一路上,列车穿过被白雪覆盖的森林,经过结冰的湖泊,湖边有萨米人(拉普兰土著居民)传统的帐篷式木屋。入夜,火车在雪地里驶过,的确像是极地里的一束光。

到站时天微微亮,一下火车我就傻了眼——全是雪!在赫尔辛基,雪与道路还有明确的分界线,铲雪车经过的痕迹还能让人看到一点大城市的矜持。到了罗瓦涅米,雪就像脱缰野马一样到处撒欢,纯白得没有一丝缝隙。

从罗瓦涅米火车站到市中心大概只需步行15分钟,一路上能见到北极博物馆、罗瓦涅米大教堂,以及世界上纬度最高的麦当劳。不过这些只能算是开胃菜,大部分人来此都是为了圣诞老人——罗瓦涅米常住人口不过6万,但每年来探访圣诞村的游客超过50万。

去圣诞村有专门的大巴8号线,在火车站和市区都有站点,这在公共交通不发达的罗瓦涅米称得上是超级大福利。这里街上连出租车的影儿都看不到,因此如果要打车,请务必提前电话预定,不然很可能在街角冻成“望车石”也等不到一辆车。

圣诞村离市区也就8公里,坐大巴不到20分钟就到。村子在一片森林里,偶尔能见到一些萨米人牵着驯鹿走过,好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。12月的圣诞村每天都像个大派对,慕名而来的游客纷纷在村门口巨大的圣诞树前合影。

走进村子不久,就能看到游客排成一列跳来跳去,细看才发现原来是地上有一条白线,一直延伸到商店街,线上用英文标着“北纬66度32分”,这就是圣诞村里著名的北极线。线的北侧,就是北极圈。

关于北极线,还有一个小故事。一开始圣诞村并不是“圣诞村”,而是罗瓦涅米的“外交部门”,村子里的埃莉诺小木屋记录了它的“外交史”。1950年,美国前第一夫人、时任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总干事的埃莉诺·罗斯福到罗瓦涅米访问,但北极圈上连个接待总统夫人的像样建筑都没有,这让罗瓦涅米市长凯亚莱宁发了慌。

离罗斯福夫人到访只剩下一个星期,凯亚莱宁看上了4号国道旁教师卡利宁家的小屋。卡利宁一开始不愿搬家,市长就撺掇着土地局长、拉普兰省省长等一众官员来了个游说大会,又是送礼又是给钱,好说歹说才让卡利宁把房产卖给政府。

凯亚莱宁请来著名设计师萨洛坎卡斯,设计了一个通宵,建筑工人从欧纳斯河上拉回了放排圆木,没日没夜建房子。终于在罗斯福夫人到访当天完成了修建工作,据说他们一行踏进小屋时,装门的木工刚从后门离开。

罗斯福夫人对小木屋外的北极风光赞赏有加,从此这片村落就成为罗瓦涅米最著名的旅游景点。后来人们发现,这所房子并非坐落在北极圈上,于是又在往北100多米的地方画下了这道北极线。

会20种语言的圣诞老人

织梦58广告位
上一篇:吉林莫莫格:白鹤天堂
下一篇:隐匿在安大略湖畔的19世纪

您可能喜欢

​绝美赛里木湖的冰花奇观

​绝美赛里木湖的冰花奇观

​美丽如画的辉长岩

​美丽如画的辉长岩

​巴西,上帝偏爱的土地

​巴西,上帝偏爱的土地

回到顶部